-->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PSYCHO-PASS】監視官之分析【有一、二季、劇場版、小說版雷慎入】

這陣子補完了可以說是原創動畫中的經典的PSYCHO-PASS(心靈判官),對於這部看起來帶有反烏托邦意味的刑偵SF動畫,想要就其中幾個角色來做一點分析。

開始前先來幾點注意事項:

  • 這不是動畫推薦文,是角色分析文,有雷
  • 自我解讀跟自己解釋多,可能對於細節會有與其他人不同的看法
  • 不是正式的論文,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隨興文章,可能會有點混亂
  • 以動畫一二期、小說版為根據,情節不同處以動畫版為主
  • 圖片皆取自動畫官網(http://psycho-pass.com/

以上都可以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如標題,我要講的是PSYCHO-PASS的世界中,隸屬公安局的監視官們。大致上會有宜野座伸元、常守朱、霜月美佳等人,也可能再穿插其他監視官。

在人們的職業選擇受到SIByL系統的控制的世界裡,可以成為「進入厚生省的踏板」的監視官的人,可以說都是萬中選一的菁英。而我們知道的是,在這群菁英中有職業適性測驗高達700分的常守這樣子的菁英中的菁英,以及比常守更高分的狡噛的存在,可以說即使大家都很厲害,也還是在成績方面有上下之分,即使都是系統評定的監視官適性者,思考方式跟信念都還是各有不同。



從小說前傳中可以知道,宜野座伸元跟狡噛慎也是同期進入公安局的。兩人一開始並不在同一係,但在同窗時期建立起的交情應該很深。



宜野座作為一個監視官,曾經說過:「不要把執行官視為與我們(監視官)相同的人,他們是獵犬、是獵殺動物的動物。」

在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個歧視潛在犯、對於執行官們很不屑、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的無良監視官。然而整部作品看完之後,我覺得他說的這句話並非將執行官(潛在犯)視為沒有人性、不該擁有人權的動物,而是在說明潛在犯與SIByL系統管理的社會下,色相乾淨的「一般人」的思考方式、行為模式不同。

而從他過去的經歷以及小說中的心理描寫來看,他在因為父親是潛在犯被霸凌、而後被狡噛所救,對於這兩個人他都抱持著強烈的情感。這兩個人成為執行官,對宜野座來說恐怕是一種背叛吧,就彷彿只剩下他自己被留在色相乾淨的這一邊,甚至連思考方式都開始產生差異,不懂他們在想什麼——然而他覺得自己不能跟他們一樣。厚生省的前途是一回事,我覺得宜野座同時也覺得自己必須成為這兩頭獵犬的飼主。因為有項圈的限制,他們才不至於失控,最後因為逃亡或被處決而離開他——監視官在限制執行官的行動之餘,也是在保護他們。為了在體制內保護這些不被體制與環境認可的人,我想某些做法也是無可厚非。雖然一開始會覺得他對執行官不好、做事有些迂腐,但比起沒好好考慮過這些的常守跟完全瞧不起執行官的霜月,我認為他的行動的確是基於他自己的考量與意志,單就這方面來說是合情合理的。

因為執行官們與監視官不同、並且互相需要,所以宜野座認為兩邊必須劃清界線。即使他知道執行官們做事有他們的邏輯,但他堅決認為不能被同化,才會有那麼多摩擦。若是宜野座只是一意孤行、從不信任執行官的話,也就不可能在發現槙島的存在時向狡噛道歉了。我認為他只是不希望狡噛被過去綁住,化身復仇的焰火——然而他最終還是沒能阻止狡噛的復仇與逃亡,同時父親又為了保護自己而死,他在公安局必須保護的兩個人都已消失,而他自己也像他們一樣生出了「執念」、犯罪係數無法回到正常範圍而成為了執行官。

雖說動畫跟小說常常提到常守對宜野座的影響(其實是一直提到常守對每個人的影響),但我還是認為征陸跟狡噛才是影響宜野座人生走向的兩個人。即使宜野座到最後(劇場版)都還不知道SIByL的真相,但免罪體質的事情與禾生局長堅持對狡噛處刑的態度大概也讓他動搖了,才讓他從「成績很好、被系統看好、合適的官僚(棋子)」轉為無法放下執念、色相再也不透明的執行官吧。

成為執行官之後的宜野座,可以說是沒有了顧慮,行動跟言語都比監視官時期更坦率,造型也有所改變(基本上是公認好評),在二期跟劇場版都有好好發(ㄕㄨㄚˇ)揮(ㄕㄨㄞˋ)。



私心來放一張劇場版人設。




接下來是本作女主角常守朱,進公安局的時間在狡噛成為執行官之後不久。某種意味上剛好撞上宜野座心情最差最混亂的時候。


雖然在小說中說俏麗短髮讓他常被誤以為是少年,但眼睛一直有過大的評價,我想大家應該不會認不出他……好的,這不是重點。

常守第一天上班就遇到案件,開場沒多久就被宜野座的發言嚇到(當時以字面意思來解讀那些話的我也有點不爽),並且在當晚就開槍射擊想要以麻醉槍控制失控的人質的狡噛。

我一開始是認為,這是個有信念的角色,會不會成為類烏托邦的體制瓦解的關鍵人物呢?

狡噛對常守的高度評價(在病房裡說:「跟著你這樣的監視官,我彷彿可以當一個刑警,而不是一隻獵犬。」)讓我對他期望很高。狡噛做完搏擊訓練時對常守說的要用自己的肉體來感覺人是被自己殺的,不可以因為手握DOMINATOR就失去實感、直接與槙島對峙時因為DOMINATOR失效,也無法以獵槍阻止朋友被殺,都讓我以為常守將要進入在復仇、正義、體制中掙扎的狀態了。

我以為與其他監視官不同的想法、直面親友被無法制裁的罪犯奪去性命的場景,應該能讓常守「覺醒」 ,進入反烏托邦的劇情,結果象徵著常守立場的不是扣下獵槍扳機的左手,而是直到船原雪失去性命都不肯放開DOMINATOR的右手。甚至船原雪被殺、常守又經歷一次記憶讀取,色相都還是乾淨的(全世界都在吐槽宜野座怎麼沒懷疑他是免罪體質),船原雪的死對常守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呢?還是他對於到最後都沒放開DOMINATOR的自己感到安心了呢?雖然常守說他自己覺得秩序跟正義同等重要,但我認為他不過是拋棄了正義選擇了方便罷了──我想這或許代表了他們這個從出生就存在著SIByL的世代的想法吧。

最讓我無法認同的是,常守進入公安局之後,認識了像縢這樣因為系統從小就失去自由的人,卻還說著為了大家的幸福所以系統必須繼續存在。說難聽點,常守心中的「大家的幸福」,某種層面上只是一種自我滿足罷了,他大概無法想像宜野座這樣的人在被系統管理的社會裡,到底有多麼痛苦吧。我覺得即使是學業成績很好的菁英、即使是知道了SIByL的真相,但常守到頭來就是個搞不清楚狀況、無法體會他人理念(槙島)跟痛苦(滕)的天真大小姐。

總之,我無法理解一開始希望狡噛成為刑警而非獵犬的常守,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信念、邏輯而選擇繼續在系統的支配下行動的。確實常守可能沒有其他的選擇,不得不繼續這樣做,但我實在看不到他內心的掙扎,沒有像宜野座一樣對於自己和社會有所懷疑。



最後是一期結尾出場的菜鳥監視官,在第二次標本事件時就讀櫻霜女子學院的霜月美佳。在事件中失去朋友與喜歡的人(參照小說)大概是霜月成為監視官的契機,他在未成年的時候就通過職業適性測驗、來到公安局刑事課一係遞補降級成執行官的宜野座的位置。


我在看動畫的時候,一開始以為這個角色會是熱血笨蛋新人的定位。一部份原因是因為他在第二次標本事件中失去親友,這樣的人在刑偵故事中常常是被放在為了信念、衝勁、自己的正義而不顧體制的位置。然而在二期開始沒多久我就發現我錯了。

比起宜野座,霜月才是真的不把執行官、潛在犯當人看的監視官。同時他也可以說是SIByL的狂熱信仰者,幾乎不曾思考,只根據DOMINATOR的指示和自己的想法來行動,甚至能直接斥責職場中同級同職稱的前輩,不知道該稱讚他很有勇氣,還是根本不懂什麼叫尊敬。

從一期開始,槙島說的話、各個角色的背景,我們都可以看出這是一個人際關係疏遠的時代。人與人的連結遠小於人與系統、人工智慧的連結。因此也培養出像是霜月這種非常服從於系統、沒有信念、沒有責任感的人。做為一個刑警,居然能在跟現場一牆之隔的地方做出等不到聯絡就按兵不動的決策,做完這樣的決策之後還因為現場指揮權被三係拿走而生氣,可見他完全沒有權責相當(不願意負責所以失去權力)的觀念。

他到二期結束為止,最有勇氣的行動大概就是跑去探查東金家的事了吧。但是因為這舉動是基於討厭東金跟常守,所以我實在是無法真心稱讚霜月很勇敢。他在作為一個監視官面對現場的時候,什麼責任也扛不起來,在私人恩怨中又如此有勇無謀到將胡亂猜測的報告拿給禾生局長看。隨意的刺探了東金家的秘密之後,又無法承受系統的真相而幾乎崩潰,只能說是個矛盾又沒有邏輯的人,行動全憑自己喜好。我只能很直接的說,我真的不喜歡這個角色。



接下來是番外篇!與宜野座伸元曾經是同窗又是同僚,職業適性測驗中拿到全國第一名的狡噛慎也,在一期開始時已經是執行官。



我會把狡噛放在最後的最後有一個蠻大的原因是因為,就算把小說前傳算進去,狡噛的監視官時期也沒有佔很長的篇幅,所以大概不會寫很多。而且前傳與本作有些矛盾,所以以下的分析跟心得恐怕也無法代表本作中的狡噛。

根據小說前傳的描寫,狡噛在學時期雖然成績很好,但其實對未來沒有什麼看法,是因為好友宜野座才決定進入公安局的。他在剛進入公安局時,因為與執行官相處得不好而煩惱,與開槍射擊狡噛的常守不同,狡噛因為把執行官當成重要夥伴不願用槍口對他們而被宜野座教訓過好幾次。

但是一開始的狡噛是以「監視官」的身份來把執行官當作好夥伴,卻被佐佐山說是半調子,沒有從「自身」將彼此當作可信賴的同僚。狡噛跟佐佐山爭執過後,為了更加了解執行官(當然又被宜野座大力反對)甚至跟執行官一起打麻將。但他跟我行我素的常守不同,當時的他仍然會在意自己的犯罪係數,大概也因此在與執行官的磨合上有點綁手綁腳的感覺吧。

就在狡噛成為監視官的五年後,與執行官們的相處終於有點起色的時候,發生了標本事件。狡噛在這個事件中失去了重要的部下,同時也開始對體制產生不滿,繼而從全國最高分、不菸不酒、色相純淨的菁英,變成了心中被復仇之火填滿、甚至連老朋友宜野座都無法控制的獵犬。



以上是一、二期中出場的四名監視官,由於征陸智也是否有當過監視官我不是很確定,也沒有太多東西可以寫,所以就先沒有寫他。

在這四名監視官中,有兩名已經降級為執行官,霜月的色相在經歷過SIByL的真相與東金的挑釁之後,恐怕也已經混濁到不行了吧。 二期中短暫出場的青柳監視官也因為在現場犯罪係數升高而被處決、酒酒井監視官則被犯人洗腦背叛了系統。只能說在刑事課工作對於心靈跟生命都很高風險,能夠撐過十年、犯罪係數維持在50以下,成為厚生省的高級官員的監視官恐怕寥寥可數。

這是一個正義會被SIByL取代、信念會變成犯罪係數的職場,我想真正能適應良好的恐怕只有常守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了吧。

這次的分析文寫到這裡,歡迎大家的意見與討論。我覺得自己恐怕還漏掉不少東西,若有錯誤的地方請告訴我。謝謝看到這裡的你!